无书

无书。幸会

“我的世界变得黯然无光了。”
他是他的家人,他的故土,他的归宿。His everything.
不论漂泊在茫茫宇宙的哪一个角落,只要他还在身边便是最大的慰藉。
But he lost, and couldn't do anything without calling his name. Again and again.

我ball ball漫威了不要让他们从彼此身边被剥夺好不好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啊啊😭😭😭
这几天心疼真滴崩了x把我也带走行不qxqqq!!!!!

【雷卡糖罐48h】流浪犬

1.

圣诞前的最后一日。正值圣诞假期,大街上的行人虽依旧急匆匆的,轻松愉快的气氛还是溢满了整个街道。到处可见的圣诞树、彩灯、铃铛、麋鹿头和圣诞老人,虽是商人们赚钱的噱头,却也的确不失为热闹。远处的天空灰沉沉的,忽然仍刺骨的腊月冷风夹杂着远处正奏着的教堂音乐呼啸而至,惊飞了在地上啄食的鸟儿、把行人的发丝吹得凌乱不堪——却丝毫不影响人们一家团聚或朋友聚会而高昂的心情。 

雪在今早已止,一个寒冷的冬日。

 “大叔——早上好。”

“还早呢?已经快正午了啊雷小伙子。”

少年推门而进,随意地理了理被风刮乱的一头紫发、摆正好兜帽的位置:“嗯——睡了一个上午。”“哈哈,我懂我懂——我家女儿也经常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啊。”

然而真相是昨晚和舍友出去撸串喝酒到大半夜……不过也没必要说就是了——啊。

柜台一边的猫咪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是店长养的名叫小葵的橘猫,蓬蓬的棕毛和圆溜溜的眼睛十分讨人喜欢。

上前忍不住地撸上一把:“嗨葵小姐,你主人待你不好的话,要不要跟我回家?~”说着用细长的手指刮了刮橘猫的圆脑袋,娴熟的手法使她眯缝上了双眼、腹部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在收银机后的店长突然红着眼瞳转过身:“停停停!别想打我家猫的主意!去去去。”

“哈哈哈——就这些啦。”“……一共一百五十元。”雷狮好笑道:“老爷子耍流氓呢,昨天这些的两倍都不是你这数。”“让你嘴贱。” 店长白了他一眼。

“不过啊,”嘴角勾出一个毫不客气的弧度,“你看着我像会开玩笑的人吗?”——一副标准的强买强卖的强盗模样。

随即被店长一脚踹出店门。

“大叔你不会当真了吧噗哈哈——……额。”被对方预料之中的反应逗得不能自我,冷口气灌入脑中反而使得还在宿醉的神经传来一阵短促而清晰的痛感。


“嘶……冷。”

说着扯了扯在寒冬的街道中显得格外显眼的赤红色围巾,拎着装满食材与零食的塑料袋子——当然还有啤酒,双手插进衣服的口袋里一步一步地在人群中穿梭着。 

围巾和外套后摆肆意地飘荡在身后,深紫色的眸子因醉意有些模糊然并不失神,修长的腿迈起步子来一路超人无数,引来无数擦肩而过的小姑娘的视线。 

——但雷狮的脑内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那只橘猫。雷狮也是一直看着她长大的人,自他独自搬来了这个地区,那家店他基本每天都去。自从店长在后巷把这只流浪猫带到了店里,他每次光临都会上去揉一把。

——说起来,以前似乎有几个女同学从隔壁班傻愣愣地跑来问我是猫派还是犬派来着——最后没理会就是了。

猫吗……。小时候姐姐们在家里养了几只猫,又是给他们买漂亮的衣服又是买进口的猫零食和玩具,当成是主子供养。一起床便立刻去给主子铲屎换水、睡前亦是如此,

也说不上是讨厌。但让雷狮照顾小动物?——那不可能。

过去有像这样一个人,无事可干来着?——脑子昏昏沉沉的,再回家睡一个下午吧。


 ——说起来啊,后面的那个人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自过了人流涌动的那条大街,背后那相同的脚步声一直尾随着他,用小弟佩利的脑袋想想都知道来者何人。雷狮的公寓离商业街有很长的距离,本来过往的人就不多,因为节日的缘故周围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在这种众人团聚的时间独居在偏僻角落的男高中生,是即肥又甜美的首选猎物。道理他当然清楚。只是最近自己因为考试稍微低调了些没到处惹事、还是把那招眼的头巾卸了下来——这些阿猫阿狗竟敢开始打我雷狮的主意了? 

雷狮海盗团在这个地域的威信是不可质疑的。虽然是三个在校的高中生,他们在那个血淋林的夜晚曾在被动的情况下亲手把试图发动搞事的帮派给打得连夜转移阵地……十分凶残。

忘了是谁的主意——亦或说是强令更为恰当。为了不招人眼,雷狮不再被允许束上那条他戴着好几年的头巾——至今也找不到了。现在比起头巾……总感觉失去了另一个,更为重要的东西。 


时间静静地、永不止息地消逝了。

心脏仿似被挖空了一大块的。又或许是错觉。

——不过眼下的事,还是不得不处理一下。 

2.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 

待到近于一米距离那一瞬间便发动突袭,先下手为强。“

猎物的选择暂且不提,狩猎的时机自然有雷狮自己的讲究。以多年的业余混混生涯,无论是不可缺少的武力、观察全局的眼力、意志力、甚至是待到最佳时机的耐力,都被打磨得毫无瑕疵。这种级别的抢劫,就算是对方使刀子,他都能闭着眼睛哼着歌稳赢。

“……两米……一米——就是现——……?!“ 

——没有任何预兆的,雷狮的脑子突然像被拧成了麻花那般。身体控制不住的僵硬、头疼得像是下一秒便会炸裂一般。

“宿醉吗……靠。偏偏在这种时候啊。” 

 那男人的手已经摸了过来,可雷狮看在眼里、身体却是根本无法动弹。 

他气得双眼通红:“靠。等这波过了我他妈立马把你的狗头拧下来……!!!!”敛着的眸中杀气腾腾满溢眼眶,那男人已经摸到了雷狮口袋里的钱包——

霎时一声骇人的吠叫响彻天际,那贼脸上本挂着得手的愉悦一瞬间惊吓得呲牙咧嘴惊叫出声,愣是拽出了雷狮的钱包被惊得光速逃跑。 

——可惜他马上就被拦了下来,被一只拉布拉多犬。他像是出于本能一般,瞬间被激发。明明是一只狗,被那锐利凶恶的眼神瞪着的时候竟有一瞬忘记了逃跑。他“嗖”地追上去,用前爪扣住贼的裤脚,用脑袋顶,并咧开长满尖牙的血盆大口,仿似下一秒立刻就要一口咬下去。 

“啊啊啊啊我操你这疯狗!!!多管闲事的畜生,现在连一只狗都敢挡我的道!!!!”那恶人竟拔出了腰间的小刀:“狗畜生!!你去死——”

“——该去死的是你吧?”身后的人猛地抓住了他的手,那力道让一个成年小偷惨叫着猛地松开了手、刀子顺势摔在了地上。 

他呲牙咧嘴地回过头,却立马被吓得体无全肤。他身后的人那眸里只有最纯粹的杀意——要将他分尸喂狗的杀意。


 “杂碎,我告诉你,这里是我雷狮的地盘。你不服我们现在就可以打一场——如果你不害怕被暴怒的狮子现场撕成粉碎的话。” 

“该滚多远滚多远!”


 ——把贼赶跑了以后,那只狗还一直缠在雷狮脚边。

起初他盯着雷狮大声叫,见雷狮挑了挑眉、便不明所以地垂下了头。

雷狮叹了口气,随即蹲下身来。却发现了意外的收获。

——是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见了踪影的、他片刻不离身的头巾。此刻正挂在这只流浪狗的脖子上。

“被你捡到了吗……。”他想把它扯下来,可眼前的狗狗身手敏捷、雷狮怎么也碰不着他。“你小子……刚才还妄想着救我来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体型。”

眼前的小拉布拉多抬着头直视着他。明明是一只狗,叫声变小却显得温驯得像只小猫——一反刚才凶恶的样子。反而这副样子让雷狮抚上了他毛茸茸的头:“……你们狗都像你这样这么蠢的吗。”是肯定句。 

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小拉布拉多拖长了叫声。雷狮朝着他垂着眸笑了笑,将脖上那赤色的围巾轻轻地扯了下来,把小拉布拉多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在怀里。


 “走啦,我们回家。” 

天空下起了小雪。


3. 

——突如其来的,就像是被破碎的时空碾压着那样,脑内一股猛烈的胀痛猛然袭来。肺内的氧气仿似被一瞬掠夺、唯一清醒的脑子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正变得愈来愈急促。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又或许只是一瞬,脑内的记忆就像是走马灯,原本已变得污浊不清的那些片段、那张无论如何也记不清的脸,从轮廓开始、渐渐清晰了起来…… 

就像是被强制输进记忆、身体那生理反应却不抗拒这股涌流——反而像是接纳一般。脑内的痛楚迫使雷狮那双眉扭曲成一团、寒毛直竖。 

他一手抱拳死撑着地板、一手死命地掐紧手中的狗爪子、虽在竭力保持清醒,力道也绝对不轻、未修剪的指甲不知是否会造成额外的伤害。可那狗狗却一声不吭,头凑上去轻柔地蹭了蹭雷狮那扭曲的脸、拭了拭他布满前额的汗珠、低呜了一声。

——逐渐清晰起来了。记忆就像拼图一般,一张一张地补全图画。

关于那个人的每一次眨眼、每一个步伐、每一句话语。 

伴随着徐徐清风的最初相遇,便有 一时兴起的无脑庇护;数不尽的陪伴化成执念,便有了星空下飞跃沧海的恒久誓言;一齐舍弃一切的颠沛流离,便有了他们身心相交的第一次。 

那双海蓝色的眼眸底下如影随形的,是属于他一人的万千星光。脑内眼中满是那个人的一切。

待那缕痛楚缓缓消散,力道也随之放缓,而手心的触感已不再是小巧的毛茸茸。当感知到那熟悉的触感、与比平日更高的湿热时,毫无知觉地便唤出了梦中萦绕琴弦的那个人。 

“卡、米尔……”


——这是你的名字,我的故事。是不经意谱写的万千诗篇。 

而再次撑开沉重的眼皮子时,那双被泪水蒙上一层薄薄水雾的眸子与那具不能再熟悉的白皙身躯映入眼帘。朦胧的视觉中似乎能看到眼前人的嘴角正轻微地抽搐。

“……大哥,我在这。”看着膝上的人憔悴的面容,那失神却有力的目光、与那声有气无力的呼唤,狠狠地撞击着卡米尔心底最软的那块地方。 

雷狮不知能否聚焦地垂着眼睛,盯了卡米尔好一会儿,又轻微转头瞅了眼卡米尔那只被自己掐得伤痕累累的手,才重新合上眼皮,掐了掐卡米尔手心上的软肉——不知是安抚还是抱歉。 

看见如此脆弱的大哥,卡米尔眼眶里那银珠正在打转:“已经没事了,大哥……。”说着垂下身子,双手一齐给了雷狮一个用力的回握。 

身子倾斜使得头巾顺着卡米尔光洁的后颈滑落,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雷狮的眼睛上方。他轻轻地啊了一声,充满歉意地伸手要去拾起:“大哥……我没收掉的头巾……” 

“卡米尔。”不料雷狮猛然一个翻身,一把揽过眼前人的后颈,便把毫无防备甚至还有点懵的卡米尔放倒在身下——不忘温柔地托住弟弟的后脑,另一只手则与他十指交错。头巾则稍后落于身下人的额前,雷狮憋不住“噗”地偷笑出声。

他眼里含笑看着不禁皱起秀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已鼓起了腮帮子的卡米尔,爱抚似的用手拭去人眼里的泪,指尖擦过的地方抑制不住地泛红升温:“眼下,有更为重要的事吧……?”身下人一滞。 

“欢迎回来,卡米尔。”俯下身吻了吻他的唇,紧贴着卡米尔的前额如此说道。鼻子还讨好地蹭了蹭对方的鼻尖,五指扣紧卡米尔手指间的缝隙。他放缓声音的时候,听上去特别温柔。眼底的宠溺仿似下一秒便要溢出来。

“……我从未离去,大哥。”他定了定眸,脸颊泛红却无比认真地回应道。带着伤痕的指尖也缓缓扣紧了大哥那骨节分明、比自己大得多的,炽热的手。 

——“跨年,想好怎么跨了?”

“圣诞还没过呢……”

“跨我吧。”


-Fin.-



番外

“亚羽啊……这真的好吗……?” 

平安夜的咖啡店里依旧挤满了人,在门口挂着的铃铛响个不停。店内放着应时优雅的古典乐,店内的人们都在小声交谈,气氛便显得格外静谧平和。

落地窗边的沙发座上,短发少年正双手握着雕花咖啡杯取暖、边无可奈何地看着对面舒适地翘着二郎腿靠着背椅、低头正刷着手机的人。

“唔?”那弱弱的温声细语还是传入了耳中。说着将在手机屏幕上的视线收回、对上对面乖乖坐着的人那半耸着的海色瞳孔上,故作镇定的神情里藏着的担忧与不安在好友眼中一览无遗。

她笑着退开香草星冰乐里插着的吸管,直起身子,开口道:

“有什么不好~?咱们也得过年嘛~”

“……但过完这个年,或许,你就没有下一个年了。”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亚羽小姐我做的那么隐蔽,不会有其他人发现哒☆”

“这不是被我发现了嘛……哎哟。”

“南冥你啊~就是爱~操~心~☆”

 ——被称作南冥的那个人揉了揉碎发下被戳痛的前额,怨念地瞪着对面转而切起了蛋糕的人,开口道:“你倒是说得好听——真的没有在卡米尔本人面前施展法术?” 

刹那间。空气沉寂。


只见那女孩餐叉上的小块提拉米苏无声地落回于精致的碟子上、定格于张着嘴的姿势——一瞬缩小的瞳孔,浑身战栗那模样与前一秒显然不是一个画风。

“……我说你……不是吧……。”

 门前那铃铛仍在作响。


※“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宝贵的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上找到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
※灵感来自微博上的一个真实新闻&村上春树老师的这段话w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卡卡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失去记忆的,故无论变成了什么样都把大哥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永远不顾自身地忠诚、效力与大哥。

※而大哥失去了记忆,完完全全的。但无论卡卡变成了什么样,他一样是那样莫名地庇护w


被和谐了睡醒觉才发现…x造成混乱了很抱歉…!

祝大家圣诞快乐!!!!!/wink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看到这里的都是最好的天使最好的小阔爱!圣诞节会一夜暴富被喜欢的人表白还能有猫有犬!/shenme

原下一棒滴老斯!   @SKWZJ  


圣诞雷卡糖罐48h启动☆

是甜掉牙的糖罐!!!☆

吸卡上瘾的荀绘:

期待其他的老师们的糖
(*๓´╰╯`๓)♡


雷卡糖罐小铺:



打个预告
—————————————————
形式:采用48h,每h一位太太
—————————————————
内容:图文均有
—————————————————
时间:12月24日00:00——25日23:59
—————————————————
以下为参加活动的太太的名单:
@安黎QAQ
@小菠萝栗
@雾云本一家
@布粮猫
@晨老爷
@flaaaag🚩
@无患木
@何处行何处💤
@简温w
@静恬掉毛,虚的不行。
@kamu
@Hyacinth
@蓝天与枫
@鸿郎
@清凉薄荷糖
@★淡猫颜★
@☀️🌙伢
@社会雫
@彭沙卡拉卡
@N
@霜天七实月
@白夜疾走
@千叶秋竹_いすみ
@无名青梅
@とうてつ
@阿福大懒
@蓝色运动鞋
@筱榆呀
@吸卡上瘾的荀绘
@亞羽羽羽羽
@言荒不说谎
@羽黎
@Lin予诺沉迷于双金。
@小熊软糖元无斋
@米需
@TEN_辰列
@维度无次元
@爱卡卡的星沫酱
@鸢卿凉夏
@霁月.川
@拖拖今天也在吹卡
@👻四尾玄猫
@SKWZJ
@胶布的胶布
@十月下起了小雨
@浅茶甘酒
@南冥santal
@北棠rochel
—————————————————
—————————————————
同时圣诞雷卡tag活动开始,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奖品,但还是希望有太太愿意参加
—————————————————
活动tag:圣诞雷卡活动
—————————————————


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最可爱的天使卡米尔生日快乐——!!

来自卡米尔生贺三十题策划的第十题(其实只有27篇(瘫)!写的随心 在太太堆里慌爆(怂)能让大家看得开心就太好了x

我永远爱着卡米尔!把我的一切都献与他!!

You are all that I adore.!

卡米尔,生日快乐呀 w